月光博客https://www.williamlong.info/关注互联网和搜索引擎的IT科技博客RainbowSoft Studio Z-Blog 1.8 Arwen Build 90619zh-CNThis site is licensed under a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ShareAlike 3.0 License.Mon, 15 Oct 2018 15:57:54 +0800Google+社交媒体的死亡投稿 (guest)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90.htmlSat, 13 Oct 2018 19:42:37 +0800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90.html  据国外CNET媒体报道,上周谷歌宣布关闭其社交网络平台Google+,成了该产品漫长而艰难道路的终点。2011年,Google+在大张旗鼓的宣传中上线。尽管其界面干净、照片功能实用,一直备受赞誉,但它从未真正威胁到社交媒体巨头Facebook的地位。Google+的消亡提出了我们在现代技术中还没有解决的问题:当一个大型社交网络平台关闭时,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谷歌表示,这项服务将在未来10个月里逐步降温,最终在明年8月份停止,以确保用户有足够的时间将信息和照片从网络上转移出去。

  当然,Google+并不是第一个失败的社交网络。Friendster和MySpace都是社交媒体时代之前的先例。Friendster在短暂转向游戏内容后于2015年关闭。从技术上讲MySpace仍然存在,尽管它把自己定位为一个音乐网站。而Twitter旗下的视频网站Vine于2016年宣布关闭。这一举动引起了广泛的不满,大多数用户随后转向了Instagram和YouTube。

  但Google+还是有所不同,作为由谷歌打造的主要社交网络在当前这个人们严重依赖社交媒体的时代关闭,还是会带来不少负面影响。

  Altimeter Group分析师布莱恩·索利斯(Brian Solis)表示:“作为你生活中的一小部分,或者你所选择的生活表现方式将会消失。”“对于这到底意味着什么,没有真正的理解。”

  对于大多数在几年前就忘记Google+的人来说,其关闭可能是虎头蛇尾。毕竟用户还有很多其他的选择,包括Facebook, Instagram, Twitter, Snapchat和Pinterest。

  但Google+并没有被用户完全抛弃。2015年,一名外部研究人员估计有1.11亿个活动用户。谷歌拒绝分享该社交网络的用户数量,但本周早些时候,该公司表示,90%的Google+会话持续时间不到5秒。

  Wedbush Securities分析师迈克尔·帕切特(Michael Pachter)表示:“谷歌没有给我们使用Google+的充足理由。”“Facebook足够好,可以满足我们在社交媒体上的需求。”

  不过,与任何服务一样,Google+也有自己的死忠粉丝。由于其照片存储和编辑功能广受好评,这项服务在摄影师中很受欢迎。比如说哈利·波特的扮演者丹尼尔·雷德克里夫(Daniel Radcliffe)就是一个忠实的Google+用户。这是他唯一一个经过认证的社交媒体账户。

  雷德克里夫说过,他喜欢Google+的主要原因正是其缺乏参与度。他在2016年表示:“这里不会有评论和其他东西。”

  还有盖伊·川崎(Guy Kawasaki),他是苹果最早的麦金塔电脑(Macintosh)的传播者。他有近700万的Google+粉丝。相比之下,其在Twitter上有146万粉丝,在Facebook上有43万粉丝。就在谷歌宣布关闭社交网络平台的当天,他在自己的页面上写道:“这有什么好处?我在Google+ 中看到了很大的潜力。”他甚至在Change.org网站上签署请愿书,要求谷歌不要关闭它。

  对于像他这样的公众人物来说,一个平台的终结是一个打击。对于那些在几个社交媒体网站上吹嘘自己粉丝数的人来说,这是一个特别大的打击。川崎说,在其他平台上复制他的粉丝是不可能的。

  “这是不可能的,”他说。“我明天醒来要告诉自己,我如何在Facebook或Twitter上获得700万新粉丝?你告诉我怎么在不买粉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何况我不花钱买粉丝。”

  最后,他说,Google+对于像谷歌这样大的公司来说并不是优先考虑的事项。其母公司Alphabet已经涉足从搜索、电子邮件到无人驾驶汽车的方方面面。因此,一个不断衰落的社交网络是可有可无的。

  “但我会想念Google+的,”川崎说,“这是一个伟大的实验。”

  英文原文:Google+ and life after social media death

  原文链接:《Google+社交媒体的死亡》

]]>
互联网络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90.html#commenthttps://www.williamlong.info/https://www.williamlong.info/feed.asp?cmt=5490https://www.williamlong.info/cmd.asp?act=tb&id=5490&key=043ba586
共享单车的梦醒时分投稿 (guest)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7.htmlWed, 10 Oct 2018 15:52:14 +0800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7.html  作为一家自身缺乏造血能力的企业,从击鼓传花停止那一刻,它就已经躺在资本的刀俎之上了。(文丨舍予兄)

  资本正在等待ofo倒下。

  就在不久前,多家媒体报道称,ofo在近期收到了来自阿里的6000万元的借款。知情人士称,“这笔钱和融资无关,这六千万的借款是给ofo发工资用的”。

  消息很快被ofo方面否认,但是在公司内部,戴威承认ofo迎来了“至暗时刻”,并且一度表态:不想战斗到底的员工,现在就可以离开公司。

  相比之前阶段动辄数十亿的融资, 6000万的数字充满了鸡肋感,如果传闻属实,ofo团队现在面临的最大问题,在于无法平衡滴滴和阿里之间的利益分歧。

  一位业内投资人认为,戴威在引入阿里投资前,可能错误地高估了自己平衡资本的能力,而滴滴和阿里对ofo的计划与戴威团队存在着明显分歧。如果没有阿里,滴滴的想法是想将ofo纳入滴滴的战略体系,滴滴App内推出共享单车平台,平台将汇集ofo小黄车、小蓝单车和即将上线的自有品牌,未来还会接入更多单车品牌。真正实现对国内互联网的“出行”入口的垄断。

  但戴威显然对这样的安排并不满意。有王兴的先例在前,戴威坚持ofo独立发展的意愿非常强烈。引入阿里系投资,就是ofo团队希望能在一帮江湖大佬的博弈中保持独立发展的话语权,但是戴威显然忽略了一个事实,与滴滴和阿里的这些老玩家们相比,90后的他,在创立ofo之前身上最大的博弈常识仅仅来自于竞争北大的学生会主席经历。

  “这当然不是公平(的对话),他的段位不够,在程维面前都还是孩子,而况马云。”一位业内人士评价。

  但资本不会因为“他还是个孩子”就分外温柔,很快,因为ofo的倾斜感觉到压力的滴滴开始了动作,首先实施的,就是复活ofo的曾经的一个对手——小蓝单车。紧随其后又在一线城市推出了自有品牌“青桔单车”。

  从规模上看,似乎滴滴的动作象征大于实际,与之相比阿里投资永安行和哈喽单车是动了真格。说到底,不将所有筹码投入到一个创业者身上,是阿里投资部门的常识。这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重仓了饿了么,阿里还是执意平行发展自己的口碑。

  一位了解阿里投资的内部人士透露,单车赛道毫无先发优势可言,只靠免押金、大规模融资就可以“烧”出用户和订单量。而哈罗单车背靠上市公司,也有供应链加持,阿里没有理由舍近求远。

  “让ofo资金枯竭,自然死亡可能是双方的共识,因为时间拖得越久,收购金额就会越低,到其接近破产之时,戴威只能选择将ofo卖给其中一家”上面的人士猜测,一度占领大街小巷的ofo,恐怕难逃在2018年底卖身的结局。

  “如果说两边的投资人现在有什么共同点的话,可能就是希望他(戴威)早点倒下了。”

  扑朔迷离的商业价值

  谁能说清楚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

  潮水退去的时刻,所有人都看清楚了一个事实,戴威手上最后的底牌,居然还是动产抵押,除了手上大量生产的,随着时间会快速贬值的单车,ofo似乎已经没有拿得出手的筹码了。

  也就是说除了规模,连ofo自己都难以解释公司的商业价值到底是什么?!

共享单车的梦醒时分

  而单车是一种每时每秒都在吞噬金钱的动产,据《中国企业家报道》,戴威自己在2016年10月举办的盛景核心学员大会上计算过ofo的折旧成本:一辆小黄车成本不到300元,12个月报废。有机构统计截至2017年12月,ofo在中国投放的单车车辆数达1000万辆,这么一看,一个月光是折旧成本就高达数亿元。

  面对每秒钟都在烧钱的事实,ofo急需讲一个新的故事。流量等于金钱,尤其是大量拥有付费能力的线下优质流量的时候,所以广告变现成了唯一的那根救命的稻草。

  广告往哪里放?对于车身广告的利用,ofo近乎“无所不用其极”,其出售的广告位几乎包括了整辆小黄车的视觉面,从车筐、车座、车把三角区、后轮三角板以及品牌定制车。据公开刊例显示,ofo 的广告资源是“1500 万辆单车、覆盖全国 2.5 亿用户”,品牌定制车身的广告价格为每辆 2000 元/月,开屏广告价格为 100——120元/1000CPM 起售。除了线下广告,开屏广告同样重要,但一位业内人士评价“App 开屏广告都是些没听过的公司”从中也能看出ofo的财务窘境已经到了饥不择食的地步了。

  2018年8月底,ofo终于上线了短视频广告业务,ofo将这项最新推出的短视频广告业务命名为“视听风暴”。从名字上看,项目被给予了很大的期望。很快,第一批广告主包括可口可乐、趣多多等品牌。相比之前的广告主,这次的广告业务受认可程度似乎高了一些。

  卖广告之外,ofo 还取消全国 20 个城市的芝麻信用免押金活动。如果用户不购买 95 元的福利包,就需要缴纳一笔数百元元的押金才可使用 ofo。

  所有的目标都在指向赚钱。

  一顿操作猛如虎后,人们开始关注ofo的营收是否有关键性增长。ofo 内部高管邵毅向媒体透露,业务营收已经超过1亿元,同时在国内100余座城市实现盈利。

  但不幸的是,美团的招股书撕开了ofo最后的遮羞布,依然是折旧成本,招股上透露出关键信息,作为ofo最大的竞争对手,摩拜单车被收购26天以来,收入共1.47亿元,折旧和运营成本分别高达3.96亿元、1.58亿元,毛利亏损4.07亿元。这意味着摩拜每天亏损金额约为1560万元,如果以这个数字来计算,摩拜单车每年的亏损额度将高达57亿元。再来一番横向比较,号称规模远超摩拜的ofo,正在面临亏损数字只会更大。

  Ofo引以为豪的扩张规模,已经成为了自己的“阿克琉斯之踵”。

  尽管从最近上线的广告业务可以看出,团队仍在努力证明自己的变现能力。但根据折旧费用和亏损产生的巨大窟窿来看,广告业务和开卡的营收简直连杯水车薪都算不上。一位内部人士透露,ofo上线更多的广告唯一能带来的正面效应可能是未来面对资本谈判时,在谈判桌上增加一点砝码。

  但似乎他的竞争对手们同样不知道盈利模式到底在哪里。

  作为戴威的对手,摩拜CEO王晓峰曾经公开表示:“之所以还在不停地找投资者,就是因为没有清晰的盈利模式,希望别人给我钱,让我活下去,让我们跑得比别人快,然后一起找盈利模式。”

  这些发言曾经在投资圈引起了轩然大波,从中也能看出,胡玮炜应该比王晓峰更适合公关。这听上去像一个魔幻主义的笑话,一位早先退出共享单车行业的投资人表示:“如果没有人接盘,这就是把大把钞票往海里扔”。

  事实上,关于共享单车的盈利模式问题并非只在国内引发争议,去年夏天,一篇名为《白痴经济:中国的共享泡沫》的文章出现在德国的《经济周刊》上,这本刊物是德国经济周刊报是德国最大的经济类商业新闻杂志。

  文章中引述了中国共享单车的商业模式,面对正在德国开疆拓土的摩拜,作者算了一笔账,每辆车价值250欧元(约合人民币1978元),每天必须使用5次,才能在一年里拿回本金。而摩拜单车的顾客平均4天才借一次车,每小时12欧分(约合人民币0.9元)的价格对这样的低频消费来说,实在是太便宜。

  《经济周刊》是少数坚定看空共享经济的外媒,心直口快的德国人在仔细研究了一番被称为中国的“新四大发明”之一的共享单车模式后,得出一个结论:中国人怎么可能靠这玩意赚钱?

  但在当时,这篇报道并没有引起太大影响,无论是ofo还是摩拜,正在铆足了劲头地希望进军海外市场,偶尔看到的小粉红群体的开启了集体吐槽模式,大家一致认为是严谨古板的的汉斯老爷看不懂中国的新经济。与国内软文四起一直唱红的科技媒体相比,《经济周刊》的声音更像是那个戳穿了皇帝新衣的孩子。

  后面的事实大家都知道了,共享单车出海业务目前的结局无一例外的是裁员、收缩,曾经的征服全球的口号演变成了艰难的海外撤退。

  一场击鼓传花的游戏

  近两年的创业赛道上,流传着两种成功故事。

  一种是属于明星投资人的,早期扑进一个高增长的行业,投了一个投资项目后四处站台,把项目鼓吹成风口,再引入投资,打上一场烧钱大战,最后在崩盘前夜,等到BAT的入场,成功解套,上岸脱身,玩的就是刺激。

  一种是属于创业者的,冒着一旦玩脱倾家荡产的风险瞄准一个行业,编织出一段故事,靠融资烧钱获得大量的高增长,最后在行业增长达到顶峰,各方资本涌入之时,成功脱身,成为北上广的“中产阶级”们人人称羡的财富自由者。

  前一种故事属于朱啸虎们,后一种故事,属于胡玮炜们。没有第三种故事,那些踏踏实实独立发展走向成功的创业故事只存在《激荡三十年》的文字里。

  这些创业者就像是西进运动中的淘金者,在乔布斯老爷子的精神感召下,无数内心追寻财富的玩家,披着“改变世界”的画皮进入了消费领域的赛道。他们遵循两个信条:一是“规模起来,车到山前必有路”二是“用户并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需求是可以被创造的。”

  朱啸虎作为ofo的早期投资人,也是国内“共享经济”的重要鼓手之一。

  朱啸虎对自己投资的项目是有高度自信的,曾经为了ofo的商业价值争论,可以直接在朋友圈与马化腾激烈开怼。甚至放出豪言,共享单车的战场将会在“三个月结束战斗”。基于曾经滴滴合并uber的成功,后续的投资人有理由幻想,在“独角兽捕手”的加持下,未来ofo也会成为下一个“共享经济”的奇迹,如图它的前辈滴滴一样横扫国内的出行市场,成为称霸一方的小巨头。

  直到被自己的前妹夫欧成效在今年年初曝光早已套现ofo走人,整个创投圈才恍然大悟,原来所谓的“三个月结束”的战斗,真正指向是朱啸虎自己的“快进快出”的战斗。

  小的资本开始离场,很快,一场共享单车行业的大逃杀,拉开了帷幕。首先是重庆的“悟空单车”宣布破产,成为第一个退出市场的玩家, 8天之后,3Vbike因同样的原因而停止运营,创始人巫盛华说出了心声“再也不看好共享单车模式了”,越来越多的共享单车小玩家却相继死去。

  寒冬来临之时,人们就发现,似乎头部企业也开始体力不支了,而就在戴威“进入深水区”的时候,一旁的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却宣布“提前上岸”。

  似乎这更像是一个深思熟虑的决定,不同于行业top1的龙头执念,“知止而有得”是行业老二们常见的选择,在共享单车尚未完全退潮的时候上岸,把摊子交给腾讯,算得上是摩拜最好的结局。华兴资本创始人包凡在接受《财经》杂志的采访时称,“摩拜的股东中没有人亏损,收益大约都在20%以上。”

  应该庆幸,27亿美元,附加10亿美元的外部债务。摩拜的投资人们抱了泥牛入海的准备,但还能赚回一部分收益,这让所有人都很满意,不是所有人都能成为朱啸虎,何况如果如果再不赶紧撤,估值只会越来越低。

  而与此同时,一篇标题为《摩拜创始人套现15亿:你的同龄人,正在抛弃你》的推文在朋友圈疯转,一个财富神话就此诞生,令北上广格子间里那些还在焦虑打拼的“中产”人生艳羡不已。

  对于被摩拜长期可能的债务问题折磨许久的胡玮炜的来说,内心一定是庆幸的:好险,末班车票也是车票,好歹上岸了。

  胡玮炜到底有没有套现15亿?当吃瓜群众忙着关心这条八卦时,大部分人还没有注意到共享单车的泡沫已经开始破裂了。

  就差一步,摩拜就可能沦为今天的小黄车的处境。虽然后面又经过数轮易主,但如今的小黄车在腾讯和美团的麾下,呈现出了另一派“佛系运营”的态势,不求规模第一,但求稳定运营,至少比ofo多了一股喘息之机。

  盈利反思

  当年百团大战的时候,最终活下来的为什么是美团。因为王兴在认真分析了国内团购行业的烧钱扩张特征后,断言这样的烧钱速度不可能持续,美团的策略是在死命咬住前三名的同时,练好内功争取盈利,最终,依靠“广积粮,缓称王”的策略挑翻了抢跑上市的窝窝团和其他一众玩家,成为了死人堆里站着的唯一玩家。

  某种程度上,共享单车和空气币的本质是一样的。

  它们都是资本之间的击鼓传花的游戏,并且,每一名入局者开始都不相信自己是那个最后接盘的傻子;最重要的是,它们都无法为项目的盈利自洽,只能靠后进的资本续命。

  近几年诞生的明星消费类互联网公司,就像前面说的,创业者似乎有一种莫名的自信,永远相信“用户并不知道自己要什么,所以需求是可以被创造的。”补贴开始盛行,烧钱变成通用的竞争手段,融资变成企业唯一的输血来源,这样的公司无论能推出多高的估值,但最终等待它们的,必然是迎来价值的回归。

  进入2018年,蒙眼狂奔的创业时代真的结束了。

  朱啸虎套现之后面对媒体说出了一句有落井下石之嫌的大实话:烧钱起来的都是伪需求,以后不会再投这样的项目。这句打脸的金句几乎扫翻了自己过去所有的明星案例。简直和李笑来的录音异曲同工,但你不得不承认,他的独角兽捕手名副其实。

  聪明人,都是离场之后才会说实话的。

  而对于留在场上的ofo来说,作为一家自身缺乏造血能力的企业,从击鼓传花的鼓声停止那一刻开始,就已经躺在资本的刀俎之上了。

  作者资料:舍予兄  传媒分析师 钛媒体、黑马、创业邦专栏作者,本文由舍予兄(微信号:shuyang9451)原创,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请尊重版权,注明作者。

  原文链接:《共享单车的梦醒时分》

]]>
互联网络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7.html#commenthttps://www.williamlong.info/https://www.williamlong.info/feed.asp?cmt=5487https://www.williamlong.info/cmd.asp?act=tb&id=5487&key=c9afd965
程序员出售VPN 判刑三年罚款一万投稿 (guest)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6.htmlTue, 09 Oct 2018 23:50:26 +0800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6.html  据人民法院报报道,近日,上海市宝山区人民法院依法公开开庭宣判被告人戴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一案,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一万元。

  上海市宝山区法院经审理查明,被告人戴某原在某证券管理公司从事软件开发工作。自2016年4月起,其为牟取非法利益,创建某网站,并在网站上出售VPN翻墙软件的账户。同时租用境外服务商的多台服务器,向所出售的账户提供可以访问国内IP不能访问的外国网站服务。戴某于2017年10月10日被抓获,截至2017年10月案发,戴某共计向数百人次非法提供VPN服务。

  戴某到案后如实供述了自己的罪行。审理中,被告人戴某退出违法所得人民币1万元。

  上海市宝山区法院认为,被告人戴某提供专门用于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的程序、工具,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据悉,该案是上海市首例构成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的犯罪案件。

  VPN普遍存在于我们日常的生活、工作中,用户众多。但翻墙软件(VPN)一直以来游走于灰色地带,并未获得电信主管部门批准,2017年工信部明确规定,未经电信主管部门批准,不得自行建立或租用VPN,VPN被正式列入监管范围。如果公民个人私自建立VPN,并以此牟利达到一定数额或向他人提供该软件达到一定人次等,均属于情节严重,将受到刑事处罚。

  来源:人民法院报 , 记者:胡明冬

  原文链接:《程序员出售VPN 判刑三年罚款一万》

]]>
软件应用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6.html#commenthttps://www.williamlong.info/https://www.williamlong.info/feed.asp?cmt=5486https://www.williamlong.info/cmd.asp?act=tb&id=5486&key=43a72547
50万用户数据泄露 谷歌将关闭旗下社交网络Google+月光 (williamlong)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5.htmlMon, 08 Oct 2018 23:06:22 +0800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5.html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谷歌表示,该公司今年3月在Google+社交网络中发现了一个“软件漏洞”,可能暴露多达50万用户的个人数据,谷歌表示将在2019年8月关闭Google+的消费者功能,但其仍可作为企业内部员工沟通的平台。

  谷歌称,一个“人脉API”存在BUG,导致把数十万用户的个人信息暴露给了开发者。该BUG在2015年就存在了,谷歌直到2018年3月才予以修复。Google+ People API允许用户访问自己和朋友的个人资料数据,这无意中也允许第三方应用程序删除未被标记为公开的个人资料,包括姓名、电子邮件地址、职业和性别等。

  谷歌指出,这不包括发布或连接到Google+或任何其他服务的数据,例如消息、谷歌帐户数据、G Suite内容或电话号码。

  谷歌决定不披露这个问题部分是因为担心这样做会引起监管审查,特别是在Facebook因隐私保护失败而遭到批评之后。在该报道发布几分钟后,谷歌在博客上发布了一份声明称,计划关闭Google+消费者功能,并推出新的隐私工具,对开发人员在电邮、文件存储等方面信息的使用予以限制。

  谷歌工程部副总裁Ben Smith在声明中表示,公司3月份在对所有产品进行广泛的隐私和安全审查时发现了这一漏洞。一个内部委员会决定不向外披露这个漏洞侵入Google+的可能性,因为没有找到任何数据滥用的证据,其中包括姓名,电子邮件地址,年龄和职业。他说,这个漏洞在当时已经得到了立即修复。

  Google+将在2019年8月正式关闭,之前有10个月的停摆期。谷歌表示,这项服务目前的“用户参与度很低”,90%的Google+用户会话持续时间不到5秒。在这几个月里,我们将看到为企业“量身定制”的新功能。

  资料显示,Google+诞生于2011年 6月,最初是为了迎击Facebook。可惜事与愿违,Google+并没有形成可以和Facebook抗衡的规模。

  原文链接:《50万用户数据泄露 谷歌将关闭旗下社交网络Google+》

]]>
业界动态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5.html#commenthttps://www.williamlong.info/https://www.williamlong.info/feed.asp?cmt=5485https://www.williamlong.info/cmd.asp?act=tb&id=5485&key=d0e153a9
苹果、亚马逊、超微驳斥恶意芯片报道月光 (williamlong)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3.htmlSat, 06 Oct 2018 09:04:55 +0800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3.html  据《彭博商业周刊》报道称,超微公司(Super Micro)生产的服务器被植入了间谍芯片,由亚马逊、苹果、美国政府和其他一些潜在客户使用。这篇报道遭到了三间主要涉事公司(苹果、亚马逊和超微)的强烈否认。每家公司都发表了有力的、看起来明白无误的声明,否认发现有这类芯片存在,并否认有美国情报机构对上述植入元件进行过调查。

  苹果在发给 CNBC 的声明中称:“我们很失望,在沟通过程中,彭博社记者根本不认为他们或消息源可能存在错误。我们认为最大的可能是他们可能混淆了关于2016年一起事件的报道,那次我们发现实验室里有一台美超微的服务器驱动程序受到感染。那只是一次性的偶然事件,并非针对苹果发起的攻击。”

  亚马逊 Web Services 首席信息安全官史蒂夫-施密特 (Steve Schmidt) 表示:“跟我们过去几个月与《彭博商业周刊》多次分享的信息一样,无论过去还是现在,我们从未发现任何问题显示 Elemental 或亚马逊的系统使用的美超微主板中可能存在被篡改的硬件或恶意芯片。”

  超微也严厉驳斥了有关公司的不实报道,否认其出售给客户的服务器在主板上含有恶意芯片。超微表示从未发现任何恶意芯片,也没有任何客户告知其发现这类芯片。超微对所有的安全指控都非常重视,而且仍在继续通过投资来提升产品的安全能力。在中国生产的主板并不特殊,均符合标准的行业规范。几乎所有系统提供商都使用相同的代工厂。美超微会对所有代工厂严格认证,并定期严格审查生产设施与流程。

  超微 (Super Micro Computer, Inc.) (SMCI) 是一家在硅谷有着悠久历史的公司。该公司生产服务器,并且可以根据企业的具体需求定制,但它从中国进口预制组件用于组装。

  原文链接:《苹果、亚马逊、超微驳斥恶意芯片报道》

]]>
业界动态https://www.williamlong.info/archives/5483.html#commenthttps://www.williamlong.info/https://www.williamlong.info/feed.asp?cmt=5483https://www.williamlong.info/cmd.asp?act=tb&id=5483&key=e09c4164